分手与失恋心理学:失恋了很痛苦怎么办

对于正在爱着的人儿,失恋无疑是最痛苦的事情。文学艺术上常常将分手和失恋形容为个人世界的坍塌,有些人会因此一蹶不振,陷入忧郁、痛苦的情绪而不能自拔。这种痛楚似乎无药可医,只能靠自我调节和时间流淌来带走忧伤。

分手与失恋心理学:失恋了怎么办,前任为何如此难忘

佛洛依德的深层心理学指出,人有很多种防御机制,其中有一种就用来处理悲痛,也就是过一段时间之后将痛苦情感与事件本身分离,这样当人们再想起失恋的经历,谈起当初的恋人,不至于再次陷入痛苦之中。

失恋了怎么办,有办法快速从悲伤、痛苦中走出吗?很多心理学家研究这种现象,试图找出分手和失恋为什么对人们的影响这么深刻,有没有方法解除失恋的苦恼。这篇文章有一些关于失恋了很痛苦怎么办的观点和建议,但是即便了解了失恋心理学,知悉了背后的原因,人们要想快速隔离情感恐怕也非易事,其实分手伤害最深的还是那些真正爱着的人们。

为什么失恋这么痛苦

有些事可能让我们的感情世界整个崩塌,像是与交往多年的情人分手。有些人很久都走不出来,甚至陷入忧郁。分手的人可能食不下咽、24小时缠着朋友倾吐心事,或缩回自己的保护壳里,拒绝与外界接触。

西北大学博士班学生拉尔森(Grace Larson)专门研究亲密关系,她对分手心理学特别感兴趣。她参与亚利桑纳大学研究计划时,以刚结束一段痛苦分手的年轻人为研究对象,使用调查、专访、心率监测器和传感器等方法,判断对方想到分手经验时,手汗是否增加。

研究结束时,她听了200多个学生谈他们的分手经验。 拉尔森很好奇,分手为什么对人影响这么深、在生命里留下各种痕迹,害人吃不下饭、睡不着觉、随便找人约会或失去爱人的能力。大家都知道,跟情人分手代表丧失亲密、互相照顾的感情来源,还会撼动我们的身分认同、打乱生理时钟、强迫我们改变对于未来的假想。 为什么分手这么痛?

 

失恋的痛苦

分手让自我角色变得不确定

专家说,因为分手改变了我们看待自己的方式。 坠入情网最美妙的部分就是跟对方亲近到几乎融为一体,研究证实随着关系变深,情侣之间的心理学界线也以好几种不同方式变得模糊。

每次你掏心掏肺,每一次的交流,都会让情人分享彼此的特征、技能、观点和情感。她可能交男友后也跟着爱上NBA,他可能渐渐学会欣赏韩剧。感情愈深,两人就愈倾向从“我们”的角度思考:怎么做对我们最好、我们想要什么、我们未来会怎样。

一旦这个过程逆转,会让人无所适从、抑郁沮丧,结束一段关系,会让我们开始质疑许多对自己的想法。(像是“我真的喜欢登山吗?还是我只是想让他开心?”)

维拉诺瓦大学(Villanova University)心理学教授史洛特-加龙省(Erica Slotter)和同事的研究证实,这种不确定会带来心理压力。

他们追踪69位大一新鲜人的感情状态半年,每隔2周就询问他们的状况,以及他们是否清楚知道自己是谁。

史洛特-加龙省检验其中26位6个月内分手的学生,发现他们的自我认知清晰度在分手后迅速下滑,在研究最后几周分数
还持续下降,而他们的自我认同愈混乱,忧郁程度也愈严重。

失恋会改变身体状态

在交往关系中的情侣,会开始对另一半的思考、感受、生理状况产生强大的影响。

亚利桑那大学临床心理学教授斯巴拉(David Sbarra)和康乃尔大学人类发展教授哈染(Cindy Hazan)主张,亲密伴侣会帮助我们的身体系统维持平衡,在我们生气时帮我们冷静,我们拖拖拉拉时催促我们前进,帮忙我们设定生活步调,像是决定吃饭时间或睡觉时间。

伴侣一般会扮演闹钟、和事佬、安全避风港等角色,不管一段关系甜不甜蜜,伴侣都会在生理上和心理上习惯彼此的存
在。 结果就是,分手有如突然剥夺咖啡成瘾者的咖啡,让双方都出了状况。斯巴拉和哈染提到,经历分手的成人,身体出的状况与被迫离开摇篮的婴儿有些类似,包括焦躁不安、睡眠中断、胃口时好时坏等等。

这些特征也很像剥夺某人自然光后的反应,对方生理时钟会被打乱。如果你经历分手、晚上在床上翻来覆去,可能不只是因为悲伤,而是因为伴侣先前一直扮演固定你作息的角色。

这种身体失调不但令人不舒服,也可能造成健康问题。想到一次痛苦的分手时,人们会展现出压力的征兆,像是心率和血压升高,长时间可能对健康造成负面后果。事实上,离婚而没有再婚的人,早死的机率比较高。

付出愈多,分手就愈难熬

付出是维持一段关系的无价资源,让伴侣有动力照顾彼此,促使你们为对方原谅、牺牲,也提供一种安全感。付出不只是坚守在爱人身旁,也与对方建立密切的感情关系,你思考的未来里面会自动出现他。

但付出也有风险,高度奉献的情人分手机率较低,不过一旦分手,情感上的冲击也会非常糟糕。

事实上,一段关系的长短和甜蜜与否不必然影响分手的毁灭性冲击,但那些对伴侣做出具体贡献的人(例如搬去一起住、计划结婚),分手后对生活的满意度也急遽衰退。

就像放弃部分自我认同会让你受伤一样,放弃未来规划也会伤人。如果你假设你的余生都会跟另一个人在一起,分手代表你必须被迫放弃你计划的海外旅行、家庭计划甚至替孩子取的名字,这种大规模的心理修正,令人混乱、精疲力竭、觉得难熬。

失恋了很痛苦怎么办

失恋和分手几乎不会只触发一种情感,如果你分得不情不愿,可能会很悲伤,很痛苦。因为你失去了重要的人,可能也会期待以某种方式与前任复合。你可能会灰心丧气,因为你对痛苦的情况几乎没有控制能力,也会很愤怒,责怪某人造成你的痛苦,也可能对前任念念不忘。

失恋了很痛苦怎么办

失恋了很痛苦怎么办:接受你的愤怒

当然,我们多数人希望失恋后愈快走出来愈好。很反直觉的是,要忘掉前任,最好的方式就是接受你的愤怒。

有一项研究在一个月内密切追踪年轻人对分手的感受,结果发现受试者若对前任的爱特别强烈,分手隔天也会更悲伤。相较之下,异常愤怒的受试者,也比较不悲伤、没那么爱。

学者推测,愤怒的情绪可以预防我们在悲伤和渴望之间反复。 正面面对分手,不要逃避去想、去谈论 对分手的完美合理反应,就是尽可能不去想。

多数人不希望无限重复吐露分手的细节,也肯定不想对陌生人倾吐负能量。

但亚利桑那大学最近的研究显示,去想、去谈论分手,其实是有疗效的。

柏克莱大学专家建议,你也可以从第三者的角度,试想一下整个分手过程,这种技巧可以帮助你尽快脱离沮丧忧郁的情绪。

你也可以写日记,记录自己的心路历程,可能发现比起几个星期前的严重失眠,现在已经好多了。

你也可以列出值得信任的人,像朋友、家人、治疗师,向他们确认自己是否有进展。

策略性避开前任

想与前任连络的渴望可能会非常强烈,大约有半数人会希望与前任当朋友,约90%年轻人会以某种方式留下前任的踪迹,例如偷看脸书近况。

如果你屈服于这种冲动,可能就得付出代价。

看到前任的时候,人们通常会觉得更悲伤(而不是好笑),也会觉得更爱前任,这对走出来没有任何帮助。

用网络追踪对方可能也很有害,研究证实用脸书监视前任动态,会带来抑郁、渴望,减少个人成长。

亚利桑纳大学的研究指出,如果你真的接受了分手的事实,那与前任接触会感觉比较好一点(这里指的接触不包括性行为),因为真正走出分手的人,不再会依赖前任的安慰或支持,前任也不会触发对亲近的渴望以及随之而来的不满足,反之能够真正享受与前任的友谊。

你终究会走出失恋的痛楚

分手可能非常难熬,但你应该保持乐观,因为悲伤通常走得比你预期更快。

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心理学副教授伊斯特威克(Paul Eastwick)与西北大学心理学教授芬克尔(Eli Finkel)的研究证明了这点。

而且分手不只是受苦的缘由,也可以是成长的机会。在反思分手时,我们会开始认识到自己做为人、做为伴侣有多少长进,我们可能跌跌撞撞地找回先前因伴侣不喜欢而被忽视的自我认同,也可能重新发现自己的潜力。

即使心知分手是正确决定,与另一个曾彼此交缠的生命分开,也不是容易的事。但如果你们够坚定,就能在独自一人的状态重新认识到自己是谁、想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
 

参考:天下杂志  关键词:前任难忘  失恋了怎么办 失恋了很痛苦怎么办  失恋心理学

爱趣网,两性故事女性生活:分手与失恋心理学:失恋了很痛苦怎么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op